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李庄案后的律师暗战

2011.06.11 0条

从2009年延伸到2011年的重庆李庄案,曲折跌宕,幽明交替。李庄漏罪案以撤诉止,意料之外,又在法理之中。其中,活跃在浙江、上海一带的南派职业律师以其技术功底和深厚学养,开始试水公共参与,站到了网络时代的聚光灯下。

律师暗战_1

律师暗战_2

律师暗战_4

律师暗战_6

律师暗战_5

记者_ 季天琴 实习记者 吴思凡 杭州、北京、上海报道

过几天,北京律师李庄即将结束其一年半的刑期。然而,外界仍然对其重获自 由的可能性充满了担心,网络上盛传“李庄出狱前后的N种可能”,甚至猜测对方会设下新的貌似温柔的陷阱,让李庄出丑或出其他意外。

6月4日,陈有西律师正在上海跟朋友们吃饭。中途,他接到李庄妻子李艳芳的一个电话,对方告知,6 月11日重庆警方将护送李庄回京。面对网络上汹涌的舆论,陈有西说,不行,得发布一个安民告示。他迅速发了条微博,内容是监狱 方面将保障李庄的安全,希望各界人士不要去当地接访。

陈有西是浙江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一级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副主任。在大多 数未知悉他的人面前,陈有西可以说是凭借李庄伪证罪案一举成名。2009年年底,李庄案第一季初发,陈有西从律师业内旁观者角度,以一篇《法治沉沦:中青报奇文批判》的长文,驳斥了某媒体对律师行业的歪曲和污名 化。

这篇文风极为犀利的文章,一时风靡。代理人李庄家属看到陈有西的文章后,决定聘请其为律师。从旁观者变代理人后,陈有西尽显其资深刑辨律师的功力。在庭审上 ,当公诉人幺宁抛出李庄“嫖娼论”后,陈有西马上反驳说,你法律审判失败了,又想搞道德审判?

2010年2月,李庄伪证罪以其当庭认罪告一段落,李在最后的陈述中留下了“被逼认罪缓刑”的藏头诗迷局,是为第一季;今年3月29日,重庆官网华龙网发布消息称,李庄遗漏罪行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已移送检察院起诉,是为第二季。

当媒体和律师界对李庄案第二季的启动还一无所知的时候,陈有西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之一。他透露,第一季之后,看守所拒绝了家属的会见。随后,李庄曾执业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安排该所唐新波和田劼律师成为李庄的代理人,两位律师先后致电重庆江北区看守所、江北区公安分局、重庆市公安局,希望能和专案组取得联系,得到回复皆是“不知道”。随后,两位律师给上述三个单位分别发了律师函,终于在去年6月份获许会见。以此次会见中,李庄告知,警方正在侦查合同诈骗罪。

第二季开始后,4月2日,面对潮水般的问询和注视的目光,陈有西终于开口“以谢天下”。他预告,“不用悲愤,不用绝望,会有中国律师说话的时候,不管是法庭上,还是法庭外。”

从2009年延伸到2011年的重庆李庄案,曲折跌宕,幽明交替。李庄漏罪案以撤诉止,意料之外,又在法理之中。其中,活跃在浙江、上海一带的南派职业律师以其技术功底和深厚学养,开始试水公共参与,站到了网络时代的聚光灯下。

 

示弱

尽管知道李庄案第一季未完待续,但是看到李庄被追诉的消息后,陈有西还是有点吃惊,“我再一次高估了他们的智商”。 

3月31日,陈有西给高子程短信:“是否代理再说,出于道义我们应去见他一次。目前兄应给其妻指点帮助。当否?”

高子程是康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庄的原同事,也是李庄第一季的辩护人,曾代理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高官贪贿案。

高子程回复称:当法律背离道义,道义只是无助的同情与呻吟,或许究问前世的的因果,可以暂且抚慰李庄?并且,“今之再诉, 预料之中。唯增二罪,评估之外。徒劳之辩,莫若不为。”

高表示,第二季开始后,李庄妻子李艳芳希望他出庭,找了他三次,哭了三次。不过,李庄案一季二审宣判后,他即已言明不再参与李庄案。李庄曾从看守所给高子程邮来托其代为申诉之委托书,以及代为复议吊销律师资格听证的委托书,高都推辞了这些委托。

康达所主任傅洋也曾表示,“李庄与康达所没有关系,我们也是被调查对象”。傅洋乃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之子,曾在全国人大法工委任职。

随后,陈有西致电全国律协刑委会主任田文昌和副主任李贵方,对方都表示“很忙”。陈有西遗憾地称,我的目的是加强李庄案中全国律协的色彩。

之所以想加强李庄案中官方的色彩,这与陈有西本人曾在政府、公安、法院、高校工作经历有关。陈是1977年恢复高考时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之后从事过公安工作,1986年,陈有西担任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袁芳烈的秘书,1988年袁芳烈兼浙江省省高院院长,陈也兼任院长秘书。

命运弄人,1989年,基于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尽管“查来查去没问题”,陈有西还是当了8年处级干部,没受提拔。1993年,他到北京大学继续深造后曾短暂回浙江高院一段时间,随即进入了浙江省社科院法学所,后来干脆下海当律师。在朋友圈内,陈有西以其对体制的洞察、和文笔的老辣著称。

李庄案第一季中,陈写下的三篇策论长文:《论律师》、《论打黑》、《论智库》,将其学术功底和宦海经历显露无遗。陈有西认为,重庆主政的主要领导身边显然缺乏像样的智库。

在陈有西看来,李庄第二季最理想的辩护人选,除了名望和功底外,最好是一个温和的、官方不太反感的人。因此,他一直期望由北京的刑辩大律师出庭。不过,种种努力落空之后,他于4月2日撰文《李庄案,还有必要陪练吗?》,愤怒和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在这篇刊发在其个人网站有西学术网的文章中,陈有西披露了第一季中李庄以认罪换取缓刑的交易细节,表示“所有审判只是完成既定目的的演戏,本案已经无关辩护,只有揭露”。这篇文章发表一天半后,上百位律师和网友实名留言,表示对陈的支持。仅在凯迪论坛“猫眼看人”,其点击率就已达到了32万多。

4月5日,陈有西再次撰文《李庄案,法律不会缺位》回应外界,他称自己其实没有最后确定第二季不出场,即使不出庭,他也会尽一个李庄前任律师的道义责任。

3天后,他在其学术网上发布了《关于移除两篇文章告读者》的公告,称《李庄案,还有必要陪练吗?》、《李庄案,法律不会缺位》引起强烈反响,令他受到三方面提醒,除朋友们的忠告、黑客的定点攻击外,他还收到“有关领导机关”完全出于善意的建议,“我是一位中共党员律师,必须尊重和照办。”

知情人透露,重庆方面找到浙江省司法厅和杭州市司法局,要求陈有西删除这两篇文章。

陈有西自称是“妥协派”,在他看来,真正有水平、有道义、懂政治、能跟官方直接对话的律师,现在是凤毛麟角,他算其中一个。

在李庄案第一季,在向司法部、全国律协、浙江省司法厅、杭州市司法局领导备案之后,陈有西才正式答应接受委托。2010年1月,在向上海律协的同仁们介绍李庄案前后时,他告诫同行,“面对这么重大的事情,组织、纪律观念要有,司法局管我们是对的,管我们是保护我们,有些东西不能过分孤军奋战。”

 

斡旋

当陈有西释放出不再较劲的信号时,他没料到半途会杀出一个斯伟江。

面对《李庄案,还有必要陪练吗?》一文,斯在博客上批评陈有西的消极应对态度,他称,在中国律师目前刑辩和公益之路越来越窄的今日,不要轻易放弃,尤其是业内的领袖人物,“即使我和有西是朋友,仍要提出不同意见。有西,不要轻言放弃。”

 斯伟江比陈有西年少15岁,和陈有西一样,斯伟江也是浙江人,两人个子都不高,肚子都不大,都有着旺盛的精力。

斯1992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是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专攻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案件几乎没有法律援助这个说法,因为这是有钱有品牌人的事情。不过,斯会时不时窜到行政法和刑法领域指指点点。

斯的一个媒体朋友称,斯伟江是个学习能力极强的人,他向同在上海的资深刑辩律师张培鸿学习刑辩经验,向有“行政诉讼第一人”之称的浙江袁裕来律师学习行政诉讼,向身边的媒体朋友学习传播技巧。

作为律师界的朋友,他们彼此都有交集。斯伟江平时开玩笑称陈有西为“保皇党”,陈有西则称斯伟江“愤青”,而偏居宁波的袁裕来则自诩为稳健派,离不开浙江私营经济发达、政府也相对开明的小气候,被朋友们笑为“土财主”。

4月初,面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斯伟江,陈有西不以为然,既然你这么坚定,李庄案到时候你去搞。在此之前,湖南律师杨金柱已经在博客上公开点将,推荐斯伟江和另外一位北京律师周泽出征重庆,代理李庄案第二季。但在陈有西看来,斯伟江和周泽都“自由派色彩太浓”,如果出任该案辩护律师,容易授人以柄。

4月2日,陈有西将北京律师魏汝久推荐给李庄家属。魏汝久,山东人,烟台大学法律系毕业,现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环境与资源法委员会委员。

魏汝久拉来了熟人杨学林,做伴去重庆。杨学林,北京市律协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委员,擅长刑案辩护,2008年入选《中国刑辩大律师》。根据陈有西和李庄家属的安排,魏、杨只负责阅卷和会见李庄,听取李庄本人对聘请律师的意见。

4月6日,魏、杨到达重庆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李庄。魏称,抵渝的前一晚,因内心恐惧,一夜没睡好。为免多生事端,杨学林则带着夫人一起前往。

次日,杨学林夫妻先期返回北京,魏汝久再次前往看守所会见李庄,就控方证据与李庄详细交换意见。当天,除委托魏、杨二人外,李庄还签署了另外三份委托书,分别是张思之、陈有西、斯伟江。

现年84岁的张思之被誉为“中国律师第一人”。这位见证并参与了共和国法制史的老人,被视为中国律师的体面和良心。因此,李庄告诉魏汝久,“最好能请到张思之”。不过,因张年纪较大,因此说好老先生仅在二审出庭。

尽管陈有西不看好斯伟江,但是魏汝久还是向李庄力荐斯伟江。此前,他曾看过斯伟江在南京郭泉案里的辩护词,认为斯“阐释法理的水平较高”,此外,斯在乐清钱云会一案中执著的表现,也让他觉得斯认真可靠。

魏汝久回忆此番办案感受,受到重庆看守所和法院的文明礼遇,甚至和审判长“惺惺相惜”。因此,当他离开重庆飞赴上海时,此前的恐惧担忧和后来的内心感动“悲喜交集”, 甚至泪洒山城。

4月7日晚上,魏汝久、斯伟江以及李庄的家属齐聚陈有西位于上海徐家汇的办公室。令魏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某媒体一名记者也在场。当晚众人焦点,仍集中在陈有西能否出马代理此案。陈随即向在座各位出示了他与律所合伙人的传真往来:

李庄案我决定仍受理。这是中国法制史中重大事件,当此时也,不得不上,与此相比,个人安危,所的兴衰,已属小事;此事已认真分析,全球关注,我不会有风险;李庄和家属坚决请我,道义责任;分析现有各律师特长,确实我系最合适人选,媒体聚焦,为中国律师形象计,我应出场。请大家理解,支持。

陈有西称,合伙人们很紧张,决议会上不让他出场。不过,他也很坦率地称,“我真要出场,他们拿我也没办法”。

他当时的考虑是,一定不能都是南派律师,全国律协在北京,同时李庄执业地的北京律协在省市级律协里亦规模最大,因此,李庄案不能只是某几位律师的自娱自乐。

 

顾问团

4月12日,李庄家属与魏汝久解除了合同,斯伟江正式上场。知情人称,魏汝久跟李庄都是表达欲很强的人,会见时性格不合。而魏则称,重庆警方在他单独会见完李庄后,将网络上对魏的谩骂打印出来给李庄看,导致李决定解聘。

在斯介入此案后的次日,其媒体界朋友、《财经》杂志记者杨海鹏开始力挺斯伟江。杨在其新浪微博上称“生死由命,我要发言”,追求法制的进步,是法律人安身立命所在。

  李庄家属仍然希望高子程出庭。4月14日,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面对前来问计的家属,高子程建议,由李庄儿子、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李亚童和杨学林一起出庭,庭审过程一言不发,营造一个“沉默的法庭”。高子程甚至模拟李亚童的口气,为其草拟了辩护词提纲。

在这份署名“高子程代书”的辩护词里,抬头如是写道:“各位法官大人,各位关心李庄案的叔叔阿姨及长辈们,我首先向你们致敬!”

据透露,全国律协刑委会委员许兰亭、北京律协刑委会秘书长李霄林律师也曾对此案表示过浓烈的兴趣,后都因“客观原因”退出。

许、李都就职于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该所主任为北京律协副会长张小炜,其父张耕曾任全国人大常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李庄案第一季期间,张小炜率北京律协5人小组赴渝,华龙网报道称,张小炜受访称“重庆警方是依法办事”,随后,张对北京一家媒体否认自己说过这话。

杨学林称,许兰亭也曾草拟过辩护提纲,后来自己在庭审中也借鉴了不少许的辩论观点。

4月15日,在重庆看守所,斯伟江和杨学林会见了李庄。跟讲政治的陈有西相比,斯伟江并未去有关部门报备。他不仅未去法院递交委托手续,还在微薄上放风称,“别去找我主管司法局,我还未必是其第二个律师呢!”

陈有西希望北京刑辩大牌律师出场的愿望也一再落空。4月16日,全国律协在京召开各专门委员会主任联席会议,上海律协副会长徐晓青也前往开会。受从杭州出发的陈有西之托,徐替其捎李庄案第二季案卷到京。从上海飞往北京的途中,好奇的徐看完了全部案卷,还饶有兴致地做好了阅卷笔记。在香山饭店,徐晓青热切地跟陈有西表示希望出庭。不过,在上海有关部门的建议下,徐晓青最后还是主动取消了这个计划。

就在同一天,重庆市江北区法院驳回了李庄辩护律师斯伟江和杨学林提出的管辖异议和延期审理申请,庭审将于3天后如期举行。

在全国律协宪法与人权委员会秘书长李轩的建议下,陈有西当天成立了李庄案第二季“全明星顾问团”,引进体制的元素,扩大统一战线。

除陈本人外,顾问团还包括: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中国律师界“活着的祖宗”张思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全国律协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刑辩大律师许兰亭、法学博士研究生李肖霖、刑辩界“京城四少”之一的张青松,以及魏汝久。

陈解释说,前五个是学院派,“我把自己放在学院派里”,后五个的实务派多为北京律协、全国律协会员。

陈有西称顾问团为“自敲锣鼓自开张”,团员只进行法律研究和指导,同时会发表对案情和法律问题的看法,事先宣布不去现场,不搞签名,“此案既复杂又敏感,江、张、贺等德高望重的人物去现场,会影响审判,各方都不好办。”

杨海鹏则强调了顾问团成员的党员身份。杨解释称,有这个色彩,就不怕有人用“外国势力”给顾问团扣屎盆子。

在顾问团匆忙出台后,远在北京的陈有西也给斯伟江打了个电话,问他出庭为李庄辩护,是否有顾虑。 

在陈看来,杨学林的个性太为温和,而庭审上需要一个有冲劲的律师。

这点,杨学林也承认,自己在法庭上总是习惯“给对方留有余地”,他之前所从事的法律援助案子,多为环境问题引起的刑事案件,这些案子在政治上也相对安全。

杨也坦率地称,在李庄案第二季庭审中,“斯伟江可以完全离开我,但我离不开斯伟江”。

 

庭审

4月19日,在重庆江北法院的台阶上,斯伟江和湖南律师杨金柱第一次相见。这两个在网络上互闻大名的律师,当天一个在庭上,一个在庭外。

此前一天,杨金柱刚发表了《杨金柱赴渝旁听李庄案的十点正式说明》,称“如果江北区法院不允许杨金柱旁听,杨金柱将在江北区法院的警戒区外面散步或者慢跑静等庭审消息并且拒绝围观”。

斯回忆称,当看到老杨走上台阶,扬起他那本律师资格证书,大声说“我杨金柱是黑律师吗?”周围似乎无人敢捋其锋芒,“兄弟我真的很感动,”斯称,换成自己,要不是担任辩护人,肯定不会千里赴会,更不敢在法院门口大声演讲。

此时,事先对李庄案作了深度调查的杨海鹏,几乎与开庭同步,在微博上播出诸多李庄案深度内幕。从4月13日到4月29日李庄案第二季尘埃落定,杨海鹏在新浪微博就此案发表了数百条微博,仅冠以【李庄案第二季】题头的微博,就发了173条之多。杨自此成为法庭外斯伟江的一支传播生力军,远在上海的杨海鹏甚至遥寄重庆法庭上的两位辩护律师:“战士们,你们不孤独”。

当斯伟江在前方开庭时,陈有西正在后方排兵布阵,依托其“陈有西学术网”和新浪微博,进行动态与总结并行的平行传播。

当天,陈有西的电脑上共打开了5个窗口:杨海鹏的微博、自己的微博、李庄“漏罪”案涉及到的法条、华龙网、以及斯伟江的辩护词。他的策略是,依托华龙网的直播来掌握庭审进程,随时为网友释法,实现实时传播。

自此,通过利用其他媒体提供的资源,以及在渝律师提供的情况,进行不间断的网络微博直播,李庄案逐渐变成为庭外“舆论陪审团”的审判。

在庭审现场的斯伟江和杨学林,也感受到诸多善意。斯称,检察官私下对他们很客气,在场直播的华龙网的记者,也对他们竖起拇指,让他们“加油!”

4月20日庭审现场,辩方三人不约而同用“良知”作辩。杨学林说,假如若干年后,我们同你们法官检察官见面,期望都能够拍着胸膛说,我对得起良心。斯伟江说,我们每个法律人都会受到良心的审判,会有报应的。李庄说:我今天站在这,但我敢拍着胸膛说,我问心无亏。检察官法官,你们也一样吗?

当天,法院休庭,4月22号再审。

斯伟江获知,当庭提交的录音证据对公诉方压力极大,因担心对方极可能反制,带来一场恶战。4月20日庭审结束当晚,斯连夜飞回上海,调动所有资源获得“一些有利于李庄的新证据”。

对体制运行规则熟谙于心的陈有西则乐观得很多,他大胆预言称,“22日或恢复法庭调查和继续辩论,甚至可能撤回起诉补充侦查”。

未敢松懈的陈有西还在微博上提前贴出了斯伟江的辩护词。那句传播效果极佳的辩护词,“正义虽然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正是斯伟江传播技巧的试验,此番辩词,斯不仅是写给法官看,更是写给全国网民看。

4月22日,两个万众聚焦的案子同一天传来消息,李庄漏罪案撤诉,药家鑫案被判死刑。

当天的撤诉令斯伟江和杨学林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实在无法预料,如果没有撤诉,在第一季中认罪的李庄会做怎样的最后陈述。

 

复盘

陈有西是极少数知道李庄案第二季启动的人,也是极少数预感到李庄案第二季会赢的人。他将之归功于自己对信息的敏感,做律师前的漫长体制内历练,令他了解体制运作的规律。陈认为,李庄第二季移送起诉至检察院后,公诉方就去掉了一个“合同诈骗罪”,这说明体制内已经有人想固守法治的底线。

没有人知道是哪个原因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

斯伟江认为,肯定不是律师的辩护功劳,应该归功于体制内人坚守底线。

李庄案撤诉后一天,陈有西撰文《谁的胜利?》,总结了李庄案撤诉的八点原因,将网民、良知、证据、律师、公开审判、顾问团等因素尽列其中。

不过,他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信息公开化的力量。在公开化中,法庭真相的外延被扩大,全国成了审判庭,网民成了陪审员,大家对真相越来越清楚。

杨海鹏则认为,这是众人合力形成势,势不可挡,这是中国向上的力量。对此,斯伟江表示赞同。

陈有西撰文称,李庄案撤诉是法治中国和人类良知的胜利,法院和检察院守住了底线,法官发出了应有的正义声音。

 4月24日,杨金柱博客刊登署名燕七的一位警察来信,在这篇《一个警察和全国律师的对话》文章里,核心观点和杨海鹏不谋而合。燕七认为,李庄案撤诉,是社会生态的自我恢复功能,当律师群体面临危机的时候,整个社会会爆发出拯救这个群体的力量。

 2天后,斯伟江在一篇博文里回应了这封警察来信:

 令我动容的是,你说,“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你们心里有中国法治的大业,同样请你们相信,我也一样”。公门之中好修行,我离开重庆时写了条微博,是我真心感受,中国良好转型的希望,就在体制内人的坚守。

无论是陈有西、斯伟江还是杨海鹏,都赞同一个观点:尽管李庄案撤诉可能不是法治的胜利,但是大家一定要理解成法治的胜利,把它包装成法治的胜利,要给体制内的人更多鼓励。

李庄也从看守所托其子李亚童传话,感谢杨海鹏的“生死由命,我要发言”。6月7日,距离李庄释放还有5天,距离李庄50岁生日还有6天,杨海鹏对李庄“漏罪案”简单总结:

年度大片:《李庄2》 

导演:陈有西 

主演:斯伟江 杨学林 

演员:江平 张思之 贺卫方 李肖霖 吴革 何兵 魏汝久 

武术指导:杨金柱 

场记:杨海鹏 

 

李庄案后

作为浙江人,陈有西秉承其雄心勃勃的企业家精神。2010年,李庄案第一季后,陈有西到上海律协开讲李庄案的前前后后。嗣后不久,旗下京衡律师集团上海分所开业。第二季结束后的几天里,陈有西做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聊“法治的春天”,取道中国人民大学律师论坛发表演讲,目前,他也有在北京开分所的打算。

陈有西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商业律师,而是把自己定位于政治律师,尽管光他在杭州的律师楼地产就达到数千万,其律师事务所每年的开票收入也都在四、五千万元之间。

杨海鹏评价陈有西,“身在朝野,心在汉阙”。陈自称“心忧天下,心忧政权,开明政权怎么建设我是有一套非常清晰的思路的”,因此,他更乐于在个人博客等平台发表对全国事件的看法,以及对制度的理解。“那些处长局长都是看我的网,私下交朋友带信给我,哪篇文章有点尖锐了,其它都没问题,都在保护我,如果我是一个瞎胡闹的人,他们怎么可能让我闹这么凶,会不关掉我呢?”

李庄案第二季后,陈有西已经到过全国十几个省市演讲,他的目标是走遍全国。

名望带来了更大的话语权,陈有西也经常被要求就某件公共事件发言,因此也练就了口头禅,“全国20多万律师,又不是我一个,干嘛都要求我表态?”

在他看来,他更看重个案的普遍意义,李庄案是lawyers for lawyers,为了维护律师的权利。5月15日,在西湖边的一座茶楼里,他接受沈阳小贩夏俊峰妻子张晶的委托,代理夏案的死刑复核,他称,之所以介入这个“小贩杀城管”的案子,是为了确立在司法面前社会各阶层一律平等的标杆。介入夏案,是源于老友杨金柱律师的请催。

此前一天,杨金柱也成功实现了软着陆,其夫人李茂林律师担任主任的“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成立。尽管杨号称要在夫人领导下好好挣钱,杨金柱还专门开设了“夏俊峰死刑复核网”,以表示对陈有西代理夏俊峰案的支持,推动夏案的公开透明。

5月下旬,陈有西去湖南大学法学院、中南大学法学院演讲,杨金柱夫妇任专职司机。在两场演讲中,陈有西都替这对老友夫妇感谢了湖南省厅和律协“既严格管理又爱护律师的处事方式”,也不客气地批评了“金柱兄不够理性”的缺点。

而一直固守“浙江小气候”的袁裕来也被他的朋友们弄得技痒。此前,当他的朋友们都在玩微博时,他还在孤独地玩博客。现在,他的微博粉丝已近2万,而斯伟江、杨海鹏等人的粉丝已多达4至8万。

今年5月,见猎心喜的袁裕来试水武汉徐武案,他低调入鄂,在和徐父经历了地下党般的接头后,连酒店都没来得及退房,便仓皇逃亡。

对于李庄案的撤诉,尽管斯伟江本人认为,“律师不能贪天功为己功”。不过,其同事、大邦律师事务所俞智渊在微博上称自从所长去重庆走了一趟镖后,所内同事普涨了100%以上粉丝。

 精力充沛的斯伟江流窜在各地。5月31日,他和“乐清公民观察团”成员笑蜀出现在乐清,次日,他和同事俞智渊、吴鹏彬,以及北京律师浦志强在赶往湖北咸宁的路上,他们要赶往当地代理咸宁出租车司机罢运案的一次开庭。

律师圈内以此开玩笑称,“上海来了一大邦(帮)律师。”

热词: 李庄案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