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苹果手表在下多大一盘棋?

2015.08.17 南都周刊2015年度第14期 0条

在经历过三十年致力于打造出一切抢夺并占据你注意力的设备之后,苹果决定推翻从前的自己。苹果曾经豢养了一直吞噬掉我们时间的怪物,但现在他们要开发一种新武器去消灭它。

文_七猫 摄影_卢慧明

在iPhone之前,智能机只是商务人士的工具。我们都见过黑莓手机,它有着极为简洁高效的商业应用逻辑,但娱乐性却相当欠缺。换而言之,只有确实需要24小时开机、需要随时查看和回复邮件跟信息的人才会买它。从前,只有这些人和热恋中的小情侣才会时刻关注手机屏幕。

然而iPhone让手机从工具变成了一种流行文化,我们到哪里都拿着手机,而且时不时就会低头看屏幕,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颈椎毛病,以及更严重的人际关系冷漠。

然而,流行标杆苹果本身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史蒂夫·乔布斯一直是苹果的灵魂,但现在他去世了,苹果又将走向何处,苹果的下一个产品应该是什么?自从乔布斯在2011年10月过世之后,接替他成为产品设计核心的乔纳森·伊夫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时苹果团队里最迫在眉睫的议题是iOS 7的设计,这是苹果移动操作系统的第七代。相比iOS 5到iOS 6来说,这一次的升级更加复杂,因为这不仅仅是重新设计这套软件,还需要映射出苹果设计从乔布斯时代进入到伊夫时代的理念改变。为了匹配这种改变,用户界面团队在阿兰·德耶的带领下加班加点,思考每一个互动,每一个动画和每一个功能。“当时所有人都在说数码产品将会被穿戴在身上,而如果你要把什么东西穿戴在身上的话,手腕就是最佳的装备部位,”德耶说,“我们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一点。”

苹果设计团队在无穷尽的加班中诞生了灵感。他们白天研究iOS 7,晚上讨论新手表:要如何让它融入人们的生活?如果要戴上这块表,你会用它来干什么新鲜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凭什么说服人们去佩戴这种表?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寻找到了新手表的存在价值。与其他人一样,他们也认为手机正在摧毁我们的生活,过度的信息和过度的提示带来了过度的干扰,最终他们得出结论—苹果要制造一种新的手表,而这种手表的作用就是让你能尽量少看手机。

于是,在经历过三十年致力于打造出一切抢夺并占据你注意力的设备之后,苹果决定推翻从前的自己。苹果曾经豢养了一只吞噬掉我们时间的怪物,但现在他们要开发一种新武器去消灭它。

最坏的敌人,最好的帮手

2013年初,凯文·林奇接到了一份来自苹果的雇佣邀约。有趣的是,邀约信上根本没提要他来干吗,只说“邀请您来苹果公司担任技术副总裁,您将会在这里打造一项全新的产品”。

当然,比起邀约信来说,苹果居然愿意雇佣他这一点本身才更值得奇怪。林奇在Adobe干了8年,最后当上了首席技术官,而他最被大众和传媒所熟知的一件事则是公开抨击乔布斯拒绝让iPhone支持Flash视频的决定。许多人说他傻,不自量力,又或者观念过时,毕竟后来HTML5的成长立刻让Flash变成了老古董,而iPhone不支持Flash则被认为是乔布斯的天才决策。于是当林奇宣布他将加入苹果的时候,外界的反应是清一色的惊愕:他们想要这个家伙?苹果疯了吧!

当林奇第一天入职时,他跳过了整个新员工入职流程,而他的上司、硬件工程高级副总裁鲍勃·曼斯菲尔德也几乎没有跟他寒暄,就让他立刻去设计工作室接手他的新项目—苹果手表。

这个时候,苹果手表的开发任务已经比原定的工作进程晚了不少,但他们还没有任何可用的原型机,也没有软件,只有许多次的实验和各种各样的想法。

软件部分的进程比硬件快,所以手表团队需要测试看看这套软件在手腕上能不能行得通,于是第一台原型机诞生了:一个用魔术贴绑着的iPhone,“至少那是条精心设计过的魔术贴,”林奇说。最开始在iPhone的屏幕上,它有一个虚拟的小皇冠,用来模拟传统手表的表把—就是你可以用来旋转上发条的那东西—但这感觉跟真的表把差距甚远。所以他们合理利用iPhone底端的充电口,定做了个一边是iPhone数据接口一边是真表表把的东西,把它插在iPhone上面。是的,这就是苹果手表的第一台原型机,就像创业众筹网站上那些千奇百怪的项目原型一样,就是个奇怪的iPhone和它奇怪的配件们。

下面进入到软件测试部分,他们测试的是发信息功能。一开始这个部分的逻辑跟手机上一样,输入人名,打好信息,确认,然后点一下发送。“逻辑非常清晰,用户不需要花费任何学习成本,但这样发邮件实在太慢了。”林奇说。而且还有点疼,真的,抬高一只手臂看表30秒的动作感觉像是什么锻炼课程,而绝非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可不希望用户得这样做。”德耶评价道。

所以他们开发出了Quickboard,基本上就是一个聊天机器人,能够阅读别人发给你的信息,然后提供回复意见。比如说,当你的约会对象问你“晚餐吃中餐还是墨西哥菜?”时,屏幕上就会自动跳出来两个选项,一个是“中餐”,一个是“墨西哥菜”,你只要点其中一个就能完成回复。“所以就是,好吧,你真的不需要再自己斟酌用词打字回复,现在只需要轻轻一点就能完成,”林奇表示,他们特地给表上安装了麦克风,方便用户用Siri来完成更复杂的交流。如果是连Siri都干不了的活呢?“都到这个地步了,那还是用手机吧。”

如此一项一项功能测试下来,他们的目标也越来越清晰,很显然,对于智能手表而言,速度就是关键。单次操作耗时应控制在5秒内,最多不能超过10秒。他们简化了一些功能,并且索性将那些实在不了的功能统统去掉。在这个手表的软件系统终于达到他们所希望的速度时,林奇和他的团队已经至少又重新开发了两次。

通知系统也不一样了。最早他们打算把信息按照时间线排列,从上到下完整记录,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他们现在力推的是一种叫做Short Look的功能:你感到手腕一阵震动,这意味着你刚收到了一条短信,你抬起手来看了一眼,它会提示你这是一条“来自乔的留言”。如果你立即放下手腕,那么这条短信会显示未读,但不会继续存留在通知系统里;如果你继续抬着手腕,那么整条信息会自动显示在表的屏幕上。你的动作显示了你对这条信息的重视程度,于是就决定了苹果手表对这些信息的排序优先级。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化。

如果你在跟家人聊天,但时不时又想看看心爱球队的比分?那也不需要再打开各种应用了,因为苹果手表上有专门的一屏叫Glances,专门用来放体育比赛的比分和各种新闻。“我们重新设计了用户界面,”林奇说,“重新开发了这些应用,短信、邮件、日历,而且改了不止一次,最终终于达到了完美。”

还有一点,这个手表的软件必须提供给你所有你需要的东西,但又不能过度干扰。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如果这个东西成天在你手腕上震动,那么用户很可能会立刻选择退货。但林奇和他的团队做得很好,等到他们完成第三次测试之后,伊夫、德耶和其他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找到了最佳的平衡。

一百万种个性化定制

然而,跟硬件比起来,软件方面所面临的困难简直不值一提。用户界面团队跟硬件工程师们在反复测试手表在手腕上的震动感,他们创造了一种叫做Taptic的引擎,以模拟用手指轻轻敲打手腕的感觉。因为我们的身体对敲打和震动都特别敏感,只要在节奏、次数和强度上稍作变化,手表就会传递出非常丰富的信息。比如说,一连串的敲打代表着有来电,较为微弱的几次轻震则提醒你5分钟后要开会。

苹果测试了各种各样的原型,每一种都有一点点区别。“有些过于烦人,”林奇说,“有些又太容易被忽略,还有些感觉就像手腕上趴着一条虫。”当他们终于确定好引擎之后,他们开始在手表上测试:一条推特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一条重要的信息呢?要回答这个问题,设计室和工程师需要采集鸟叫声、钟鸣声和一切曾被我们当作手机通知铃声的声音,并将它们转化成物理震动。

手表团队每周都会开一次例会,在会上,软件团队和交互团队会在一起展示各种功能,比如有来电应该发出什么声音,震动感又该如何。评判权在伊夫手里,而苹果的新设计灵魂总是十分难以被取悦:金属味儿太浓了,他会说;或者不够生动。为了让这些声音和震动感达到伊夫的要求,手表团队花费了一年多才搞定。

这还不是唯一麻烦的地方。在苹果手表这样小的显示屏上,一些看似很小的细节也可能造成很大的差别。比如说,用户界面团队特地设计了一种叫Force Touch的响应模式,需要你稍微用点力按屏幕才能打开隐藏菜单。他们还专门设计了新的字体San Francisco,它在小字号的情况下比苹果通用的Helvetica更易读,“我们觉得它更漂亮。”德耶说。

工业设计也是个大问题,最主要的困难在于,该如何让用户愿意将它戴上手腕。于是苹果决定向瑞士表业学习,他们打破了一贯“不提供差异化产品”的惯例,一次开发出三个系列,以运动、经典和奢华而命名,分别狩猎不同审美和不同收入层次的消费群体。最便宜的只需要349美元,最贵的售价高达17000美元,他们的功能可能并没有什么差别,但德耶坚称,它们是不同的产品。

这也是他从瑞士表业学习到的经验:个性化和美感就是一切。于是,借由这三个系列、两种大小和若干种不同的表带风格,以及数之不尽的界面风格,苹果手表不再是一款产品,而是化身为上百万种不同款式的产品,这是瑞士传统表业无论如何也无法企及的多样性。也许正因为如此,伊夫才自信满满地表示,“苹果手表将会挑战瑞士手表的地位。”

现在龙被杀死了,公主便自动获救了吗?

自从乔布斯逝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4年,如今,苹果手表也终于开始公开对外发售。它能取得伊夫梦想中的成功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这意味着苹果正式脱离乔布斯而走入了新时代,更重要的是,它将再一次改变我们的生活。科技让我们忽视了人生中不起眼却重要的点点滴滴,比如说与朋友的谈笑,比如说一些小确幸的时刻,还有公交车上某个陌生人带着善意的微笑;但也许,某项科技可以将这些点点滴滴又重新带回到我们的生活。苹果手表能做到这一点吗?

从功能上来说,苹果手表似乎已经完成了任务。你可以依照自己的心意设置提醒,只有对你来说真正重要的事情才会让手表在你手腕震动,哪怕是有不重要的事情打扰了你,你也很容易忽略它而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节奏中去。“过度信息”和“过度打扰”这两条恶龙已经被苹果手表杀死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享受真实生活”这个公主是否就此获救了呢?

林奇相信他们做到了。他说,自从有了苹果手表,他又开始享受跟孩子的家庭时光。如果他感到手腕的震动,他只需要看一眼手表,就会发现最新的这条信息并不是必须要处理的急事,于是他就能将它挥到一边,继续跟孩子一起玩耍。

但Business Insider的杰·亚鲁却持反对意见,“苹果手表并不会阻止你成为一个反社会的混蛋。”他说。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他举出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论据:“有一天我跟妻子在家里吃晚餐,突然间我们还不满一岁的小宝宝哭闹起来,妻子立刻起身去给他喂奶。我觉得有点无聊,就开始玩苹果手表,虽然屏幕很小,但我还是一条一条信息地看了过去。结果当我妻子试图跟我说话时,我还沉浸在各种信息之中,完全忽视了她—最后的结果可真是不太美妙啊。”

林奇和亚鲁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然而其实,这个答案本身并不重要。我们只需要知道,有了这块表之后,苹果向着顶级制造品牌又迈进了一步,即使它生产的只是快速消费数码产品。因为苹果手表不仅能让你接电话看信息,它还是一种时尚象征。苹果所需要的,只是给消费者一个在浩如烟海的数码产品中一个选择苹果手表的理由。

“苹果拥有世界上最舍得花钱的消费群体,”市场调研公司分析员本·巴嘉林说,“这些人本来就是手表厂商们的目标客户,简单来说就是财富高于社会平均值的人们。”我们知道,现在的奢侈表行业每年的营收总额超过200亿美元,而给奢侈表业贡献金钱的这些人已经都是苹果的客户了,然后苹果再面向他们兜售时尚新潮的苹果手表,效果显而易见。何况,“让你摆脱科技的操控,为你节约时间,寻回人性的温暖”,这个理由听上去就很有说服力,不是吗?

你看,现在苹果的战场已经不再局限于IT业。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像预想中那样卖出去17000美元的手表,那么他们接下来会瞄准的,将会是更加庞大的奢侈品市场。比如跑车。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